92彩票_92彩票技巧_92彩票计划|首页

长江商报 > 艾可蓝IPO申报前3月联想突击入股   全柴动力兼大客户和供应商涉嫌利益输送

艾可蓝IPO申报前3月联想突击入股   全柴动力兼大客户和供应商涉嫌利益输送

2019-04-01 06:20:19 来源:长江商报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 沈右荣

    海归博士创业、专注发动机尾气治理,安徽艾可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艾可蓝)闯关IPO路上同时收获了关注与质疑。

    艾可蓝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,拥有全柴动力、福田汽车、云内动力等知名发动机厂商、整车厂商客户,盈利能力大幅提升。报告期(2016年至2018年),其营业收入从1.53亿元增至4.45亿元,2年增长1.91倍,同期净利润更是增长了3.85倍。这在近两年国内汽车市场销售整体下滑背景下,堪称亮眼。

    不过,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艾可蓝存在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现象。去年,其第一大客户全柴动力又是其第二大供应商。全柴动力身兼重要客户和供应商是否有必要?交易价格是否公允?与艾可蓝高管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?对这些市场广泛质疑的敏感信息,艾可蓝选择“不披露”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不披露的远不止这些。去年9月,公司向证监会递交申报材料,而在去年6月突发股权转让,自然人姜捷清仓式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志道投资,后者由联想控股实际控制。姜捷为何在IPO前夕心甘情愿让出分享上市盛宴的机会?

    此外,公开消息称,2010年,艾可蓝获得松禾资本、IDG级力合创投合计1.5亿元A轮投资。然而,对于这笔投资是否落实,风投进入成本、退出原因等,公司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上周,针对上述信息披露缺失等问题,长江商报记者向艾可蓝发去采访函。但截至发稿时止,尚未收到回复。

    自然人股东申报前清仓

    股权变动过于频繁,让外界对艾可蓝能否顺利闯关IPO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艾可蓝创立于2009年1月,由安徽池州贵池区国资委控股企业金桥公司与刘屹、ZHU QING(朱庆)、周洪昌三人联合成立的公司,起初,注册资本为500万元,金桥公司以245万元现金出资占比49%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的2011年6月8日,金桥公司按照“股权转债权”的方式退出,艾可蓝实施减资。这是公司首次对股权结构做重大调整。只是245万元投资究竟价值几何,当时并未进行资产评估,虽然公司称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情形,但仍然难以让人释怀。

    股权变动密度最大的是2015年。当年3月,公司引入广发信德、珠海康远两家机构,二者增资2000万元,增资价格为116.72元对应每元出资额。

    当年7月,员工持股平台池州南鑫通过参与增资方式入股。也是在此时,自然人梁水生通过受让股权入股。

    令人不解的是,4个月前入股的广发信德、珠海康远两家外部机构股东向其转让股权,转让价格为11.72元对应每元出资额。

    当年11月,公司迎来第四次股权转让。公司实控人刘屹将其所持股权转让给姜捷、吴勇、戴恒荣及贾良文等四人,转让价格为11.92元对应每元出资额。

    这一年,公司筹划股改,并于次年1月完成。

    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,早在2015年,艾可蓝就在筹划上市。这也意味着,股权密集变动、外部股东入股,都是奔着艾可蓝上市而去的。

    然而,2018年6月28日,通过受让股权入股的姜捷突然将所持艾可蓝180万股全部转让给志道投资,交易价格让为3600万元,每股价格20元。且在转让次日,公司就收到了池州市商务局就此次股份转让予以备案登记并核发《外商投资企业变更备案回执》。当年9月26日,艾可蓝向证监会申报上市材料。

    令人生疑的是,姜捷是公司外部股东,眼看着艾可蓝正在紧锣密鼓筹划上市,为何要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,是否系其真实意愿?

    受让股权的志道投资来头不小,其成立于2013年3月25日,注册资本1亿元,其唯一股东为正奇金融控股,后者注册本30亿元,其中,联想控股持股82.52%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联想控股间接实现了突击入股。

    IPO申报前6个月股权变动是IPO敏感信息,发行人要做重点说明。但是,艾可蓝并未说明其股权转让的必要性。

    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的必要性未披露

    重要客户和供应商也是IPO披露的重要内容,在这方面,艾可蓝也存在缺位之处。

    招股书显示,全柴动力、福田汽车、云内动力、江苏四达、常柴股份、玉柴动力等均为其前五大客户。报告期,前五大客户向艾可蓝贡献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.16亿元、3.35亿元、3.99亿元,分别占当期公司销售收入的75.93%、89.89%、89.66%。由此可见,艾可蓝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问题。

    对此,艾可蓝解释,下游行业集中度较高,排名居前的发动机厂商或整车厂商全柴动力、福田汽车等占据了较大市场份额。此外,公司在发展初期限于资金及产能等方面因素,优先开发龙头企业拓展市场。

    上述客户中,全柴动力、福田汽车、云内动力在报告期一直稳居艾可蓝客户前三名,其中,全柴动力在2016年、2018年均为公司第一大客户,2017年为第三大客户。报告期,公司向全柴动力销售的收入为4468.88万元、6745.73万元、1.57亿元,分别占公司销售收入的29.30%、18.09%、35.17%。

    在艾可蓝的供应商阵营中也有全柴动力身影。2016年,全柴动力尚未出现在公司前十大供应商名单中,2017年、2018年均为其第二大供应商。这两年,公司向全柴动力采购金额为2914.97万元、2129.14万元、采购的原材料为NOx传感器,占其当年采购金额的10.12%、9.02%。

    既是第一大客户又是第二大供应商,于艾可蓝而言,全柴动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资料显示,全柴动力和艾可蓝均属于安徽省企业,前者在滁州,后者在池州。

    从2017年开始,艾可蓝为何要向全柴动力大幅采购原材料,去年,艾可蓝向全柴动力的销售收入为何会大幅增长,由6745.73万元飙升至2.57亿元,翻了一倍多。双方之间的交易方、价格是否公允等,这些敏感信息,艾可蓝均未详尽披露。

    净利倍增与经营现金流不匹配

    艾可蓝净利润成倍数增长,但其与当年经营现金流不相匹配,这让人心生盈利能力是否真实疑虑。

    报告期,艾可蓝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.53亿元、3.73亿元、4.45亿元,2017年较2016年突然大增144.51%,去年增幅回落至19.39%。同期,净利润为1707.50万元、4431.87万元、8288.95万元,同比增幅分别为159.55%、87.03%(不含2016年)。对比发现,2017年,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增长基本同步,但在去年,营业收入增幅远远小于净利润增幅。这三年,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1805.35万元、4214.03万元、7449.19万元。

    拉长报告期至2015年,这一年,其营业收入、净利润为1.58亿元、919.83万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524.36万元。

    上述数据表明,2016年是艾可蓝近4年间的经营低谷,由此可见,公司经营业绩并不稳定。

    从经营现金流数据看,艾可蓝的净利润数据似乎有些不太真实。2015年至2018年,其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052.38万元、―1769.01万元、124.41万元、5806.51万元,除了2018年,其余年度与净利润数据悬殊不小。

    净利润数据与经营现金流净额数据不相匹配,与应收账款大幅增长密切相关。2015年至2018年,艾可蓝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为0.56亿元、1.15亿元、2.27亿元、2.38亿元,同比增幅为77.30%、104.24%、96.79%、4.85%(2015年以应收账款数据计算)。除了2018年,其余年度均为高速增长,其中,2017年较2015年增长了3.02倍,同期,营业收入增幅仅为1.36倍。

    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存在无法收回风险。报告期,这一数据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重为66.97%、56.36%、61.06%(以计提坏账准备后数据计算)。在大量资本争相布局新能源背景下,艾可蓝的产业市场前景面临挑战,其应收账款收回风险在加大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去年10月,艾可蓝进行预披露时,其拟募资3.65亿元,今年3月更新时,拟募资额增加至4.25亿元。短短5个月,公司拟募资额增加6000万元,原来的拟使用募资补充流动资金的金额由9000万元增加至1.5亿元。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