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彩票_92彩票技巧_92彩票计划|首页

长江商报 > 福蓉科技IPO前紧急撇清关联交易   研发费率不足0.5%净利倍增存疑

福蓉科技IPO前紧急撇清关联交易   研发费率不足0.5%净利倍增存疑

2019-04-03 06:26:50 来源:长江商报

长江商报记者 魏度

即将上会接受审核的四川福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福蓉科技)研发投入严重不足,持续盈利能力存疑。

苹果、三星、华为等品牌的智能手机金属外壳或平板电脑外壳部分来自福蓉科技。福蓉科技也曾自豪宣称,2016年,其产品可装配约5944万部智能手机,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0.93%,行业领先。

福蓉科技也有着看上去相当不错的经营业绩。2014年至2017年,其营业收入增长89.01%,净利润则猛增22倍,达到1.37亿元。

盈利能力大幅提升背后是密集的关联交易。福蓉科技与控股股东之间在采购、销售、担保、资金拆借等方面交易频繁,且长期委托控股股东加工圆铸锭等产品。直到今年,委托加工才停止。此外,福蓉科技前员工、间接股东设立的公司惠州南铝曾是福蓉科技第一大客户,2016年突然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,其背后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利益?

种种迹象表明,福蓉科技存在在IPO前紧急撇清关联交易的问题。

备受质疑的是,冠以“科技”二字的福蓉科技在研发投入方面过于吝啬。报告期(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),公司研发费率均不足0.50%,且研发人员薪酬在下降。未来,公司凭什么保持“行业领先”?

管理人员薪酬是研发人员5.42倍

一再强调重视技术与研发的福蓉科技似乎有些言行不一。

福蓉科技在其预披露及预披露更新的两份招股书中一再解释其冠名“科技”二字缘由,称公司拥有6项授权专利、各种体系认证以及被成都市级部门认定的“成都市企业中心”、“成都制造业100强”。

然而,作为一家主要生产智能手机铝合金构件企业,公司在研发方面堪称吝啬。

招股书显示,报告期,福蓉科技研发投入分别为126.54万元、250.69万元、158.70万元、218.92万元,营业收入为5.64亿元、7.37亿元、9.96亿元、4.46亿元,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0.22%、0.34%、0.16%、0.49%。这一比例与高新技术企业的不低于3%的认定标准相距甚远。

同业可比的上市公司和胜股份,2017年、2018年研发投入为2451.05万元、3281.12万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.91%、3.08%。

在研发人员薪酬方面,福蓉科技的表现同样较差。

截至去年6月30日,公司研发技术人员为67人,占比11.47%。但在薪酬方面,研发人员处于低位。

2015年至2017年,福蓉科技高层人员年薪为37.37万元、40.21万元、83.42万元。公司全体员工平均年薪为7.50万元、8.14万元、7.63万元。同期,研发人员年薪为5.81万元、6.87万元、6.75万元,低于公司平均薪酬。公司行政管理人员薪酬为14.14万元、18.44万元、36.56万元,逐年在增长,2017年薪酬是研发人员薪酬的5.42倍。

对比发现,研发人员薪酬仅略高于生产采购人员,不仅大幅低于行政管理人员,也比财务人员、工程、设备等人员薪酬低。

不过,福蓉科技似有加大研发投入考虑,此次IPO,公司拟募资3.8亿元,其中3000万元用来建研发中心。

扑朔迷离的客户关系

福蓉科技关联交易频繁,且其背后或隐藏有不为人知的利益。

福蓉科技与控股股东南平铝业的关联交易涉及销售、采购、融资担保、资金拆借等多个方面。

关联采购方面,公司主要向南平铝业委托加工高品质圆铸锭以及挤压模具。报告期,其委托加工高品质圆铸锭金额为6873.67万元、2905.04万元、6392.38万元、2608.10万元,占同类交易的16.33%、6.92%、15.43%、21.32%。

2016年至2018年6月30日,福蓉科技委托南平铝业加工圆铸锭数量为9925.47吨、19311.65吨、7570.68吨,占其加工数量/采购总量的19.83%、32.34%、29.22%。

福蓉科技IPO募投项目中包括2条熔铸生产线,其中1条已于去年3月投产。公司称,从今年开始,将不再委托南平铝业加工高品质圆铸锭。

福蓉科技还曾向南平铝业拆借资金周转。2015年至2017年5月26日,福蓉科技分别拆入资金2.17亿元、1.26亿元、1亿元,支付资金占用费为729.23万元、297.19万元、203.43万元。

除了控股股东,福蓉科技还与惠州南铝存在扑朔迷离的关系。

2014年、2015年,惠州南铝为福蓉科技第一大客户,2015年销售金额高达2.31亿元。然而,惠州南铝从2016年开始,就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。

惠州南铝成立于2010年,张晓凡持股50%。张晓凡还是福蓉科技股东惠州嘉骏华的合伙人,承担嘉骏华64.63%出资。另两位合伙人是张晓凡之妻钟然先及自然人梅晓刚。嘉骏华于2015年12月参与福蓉科技增资时入股,目前持有2.91%股权。而在2016年9月至2017年5月间,张晓凡等三人曾供职于福蓉科技。不仅如此,梅晓刚还于2017年6月担任福蓉科技惠州分公司法人代表,直至当年8月24日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惠州分公司注册地址曾与惠州南铝注册地址一致,均位于惠州市江北21号小区建景丽格公寓1930号。

由于嘉骏华持股福蓉科技未达5%,惠州南铝因此未被列为关联方,未进行详尽披露。只是,惠州南铝与福蓉科技之间的交易真实性有多少,令人生疑。

为追讨货款频频起诉

盈利能力大幅提升的福蓉科技,应收账款也处于高位。

报告期,其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.32亿元、2.54亿元、1.96亿元、1.13亿元,其账面价值为1.23亿元、2.34亿元、1.80亿元、1亿元,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9.49%、29.98%、16.88%、21.83%,占流动资产的24.22%、42.75%、29.99%、16.99%。期间,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为950.66万元、1978.08万元、1601.95万元、1235.68万元。

实际上,为了追讨货款,福蓉科技频频向法院起诉,截至目前,仍有6宗欠款纠纷案尚未了结,诉讼涉及成都荣兴、重庆凯诺、宁夏南平等6家公司,已经确认的欠款合计约为854万元。对于这些欠款,公司已经计提了683万元坏账准备。

不仅仅是福蓉科技,其控股股东南平铝业也通过向法院起诉方式追讨货款,目前尚未了结的诉讼为5宗,确认的欠款接近千万元。

此外,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,福蓉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也较低。

报告期,其分别为4.65次、4.04次、4.74次、2.98次,A股公司和胜股份为6.53次、5.58次、4.78次、2.53次,利源精制为30.41次、27.30次、21.90次、5.35次。

公司存货也处于高位,分别为1.31亿元、1.78亿元、1.53亿元、1.71亿元,分别占流动资产的25.87%、32.49%、25.46%、29.02%。

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比较高,公司流动性不太充裕。报告期,公司短期债务为2.75亿元、3.47亿元、4.50亿元、4.07亿元,同期,货币资金为1.80亿元、0.86亿元、1.48亿元、1.04亿元。

报告期内,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-0.37亿元、-1.90亿元、2.01亿元、0.60亿元。净利润分别为0.29亿元、0.47亿元、1.37亿元、0.72亿元,净利润与经营现金流数据有些背离。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